博客网 >

P102[注140]尽管少年苏格拉底的相论存在着巨大的困难,巴门尼德依然肯定了相,人若否认相,即否认了高级认识(noesisepisteme),他的思想即失其目标,于是,人“不能将他的思想向着任何处转移,因为他否认每一类事物的相是恒久同一的;并且这样他完全毁灭了研究哲学的能力”。(125B125C

[注141]苏格拉底研究哲学所取的方法是和人谈话;谈话在希腊文即是dialegesthai(所以柏拉图的哲学著作即是dialogoi或“谈话”)。这爱智活动所采取的方法一变而代表这个活动的本身;哲学研究即名为dialechtiche methodos。国内流行的一个名词:“辩证术”乃欧洲现代文中dialectic或其相当字的翻译。这字在柏拉图的哲学里和在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的哲学里意义皆不同;它相当于我们现在所谓“哲学”,或更精确点,相当于现在哲学中的所谓万有论和认识论部分。

P103[注143]本篇“谈话”的第一部分只是宣告少年苏格拉底相论的失败,未能给出一个积极的成果,但巴门尼德暗示了新相论的存在。

P107[注149]关于“如若每一个是”,“如若同一个不是”这样的句子的翻译,陈康先生特别指出:

这样形式的句子在本篇的第二部分里时常出现。这estin在中文里严格讲起来不能翻译。第一,它所表示的比较“存在”广的多[可见在陈康先生的时代,译名“存在”已经势高位重了],因此我们不能译这句为“如若每一个存在”。第二,若我们用中文里外延最广的哲学术语“有”来翻译――“如若每一个有”――至少是不成词。在这个情形下我们以为,如其翻译,只有采取生硬的直译。(这样也许不但为中国哲学界创造一个新的术语,而且还给读者一个机会,练习一种新的思想方式。)因此译如上。

2)译文确当与否暂且勿论;这字所表示的意义可从以下见:设以甲代表“每一个”,甲是子、甲是丑、甲是寅……“存在”只是子、丑、寅……中之一,譬如寅。“甲是”决不同于“甲是寅”。正如“甲是”不同于“甲是寅”,它也不同于“甲是子”、“甲是丑”……中的任何一个。“是”和“是子”、“是丑”、“是寅”……的分别,乃是前者是未分化了的,后者是分化了的。

“是”在这样的意义里代表一个范畴;“甲是”事实上表示“甲”+“是”,即“甲”和“范畴”的结合。[陈康先生将“是”当作范畴的看法大约源自亚里士多德。事实上,这里的“甲是”宜看作“甲是其所是”,“甲是甲”。]

P108[注150136A“如若同一个不是”这样的式也是本篇第二部分里时常出现的。它和“甲是”相反,乃“甲不是”。它的意义是:“甲”和范畴“是”不结合,和这个分离。

P115[注166]关于即将展开的论证,巴门尼德说:“既然这看起来是做一件研究性质的游戏,如若你们原意,让我从我自己,从我自己的假设开始,作一个关于一自身的假设:如若一是或如若非一,应当产生什么结果?”

柏拉图称137C以下的推论为一种paidia或“游戏”给人蔑视本篇谈话的机会。但这是一种研究性质的“游戏”,即pragmateiode,后一词在柏拉图时代即有“学术研究”的含义。

P117[注170]柏拉图在本篇里所讲的“训练”(gumnasia)乃是一种推论,其出发点是一个假设。因此,每一个推论的结论和所从出的假设合并,即成为一个悬拟判断[假言判断]的形式。譬如,“如若一是,则一不是多”,又或“如若一是,则一有部分”。从逻辑学上我们知道,悬拟判断的前句(Vordersatz)表示根据(Grund),后句(Nachsatz)表示由这根据所生的必然效果(Folge)。

P118[承上]效果在某某意义里是蕴涵在根据里的,譬如在以下两个悬拟判断:“如若一个动物是牝的,它有母性”、“如若一个动物是牡的,它有父性”里,“母性”即蕴涵在“牝”内,“父性”即蕴涵在“牡”内。所以本篇第二部分中每一个推论实际只是“内涵在思想里的外演”(Explikation des Implizierten im Gedanken)。本篇中所说的相乃《哲人篇》中的“最普遍的种”,若用后起的名词讲,这等相即是范畴。因此,所谓推论只是在思想里将范畴方面的蕴涵外演,即是就着蕴涵观察范畴间的关系(Betrachtung der Kategorialrelation an Hand der Implikation)。

陈康先生认为,本篇中的推论决非纯形式的,即只重关系,不重内容,而是“就着蕴涵研究范畴间的关系”。

P120[注171]第一组中的第一个推论:

如若一是,那么,一不是多。

这里的前句,其实蕴涵了“一是一”。陈康先生认为,这里的“是”丧失了本体化的意味,只是一个变通的系词。确实,若单从“一是”,则无法推出“一不是多”来,因为“一是”很可能包含“一是多”。

P122[注176]第二个推论:由一不是多,推出一既非整体,也无部分。因为语词“整体”和“部分”所指的对象是互相牵涉的,要解释整体,必用到部分,要解释部分,必用到整体。

P123[注177]第三个推论:由一无部分,推出一无开端、终端和中间。后三者乃特殊的“部分”。

P124[注178]由推论13推出13a,即一既无开端也无终端,则一为无限的。

[注179]由推论12推出14,即一没有形状,因为它既不分有圆,也不分有直。这一论证方向恰好与推论13相反,由特殊到一般,因不能分最基本的形直和圆,故不能分有任何的形。

P127[注183]推论15,一不能在任何场所,既不在他者里,也不在自身里,因为由推论1114可知,一既不能被包围,也不能被接触。亚理士多德的“位置”(topos)定义即吸收了这一结论,亚氏说:“位置乃包围物体的界限,就着这界限,它接触被包围者”(《物理学》IV4,212a66a)。推论15说的是一和“场所”(tou)这个范畴的关系,后者不是后世的“空间”,只指“在某处”。

P130[注187]推论16,一既不静止,也不变动。

“变动”是《哲人篇》里所认为“最普遍的种”(254C)之一。本篇中柏拉图又将它分为两类:运动和变异。运动指场所的变动,变异指性质方面的变动,如少变老,白变黑,软变硬等等。

若一变异,它既是自身,又非自身,与推论11矛盾,故不成立。

运动又可分为两类:旋转和变换场所的运动(同样的分类见《泰阿泰德篇》181C)。但凡旋转,必有中心静止,边缘旋动,但这现象与推论13矛盾,故不成立。由推论15,一也不能有变换场所的运动。陈康先生认为,柏拉图在这里用“任何的”一词统括了“一”和“他者”,从而为斯多噶派的范畴论奠定了基础。又由推论12,一也不能有变换场所的运动,因为在运动过程中,必是一部分一部分的变换。亚里士多德认识到变动是一个历时过程,故有“潜能”-“现实”这一对范畴来描述这一历程。

但根据15,一既不能在任何场所,也不能在同一个场所,因此也不可能是静止的。

<< 陈康译注《巴曼尼得斯篇》笔记(续... / 病中日记(续九)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echecrates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