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P38接着一段对话中,“少年苏格拉底”介绍了自己的相论,即多有多相,一有一相,若事物同时分有多和一,这毫无令人惊异之处。若一和多的相互相结合,则会使人惊异莫名。

P42[注38]“分有”的希腊语为metechein[等于met(a)echein],其中的echein相当于中文里的“有”,meta则相当于“同”、“和”等意思。作为柏拉图的专用术语,意谓:“相”所具的性质个别事物分有些。

P43[注40]万有被分为“相”和分有“相”的个别事物。

本篇的原始问题是:(1)极端相反的相是否互相分离而非互相结合?(2)它们能被个别事物同时分有,抑或不可能被个别事物同时分有?

P46[注47]个别事物同时分有“多”和“一”的现象确实存在。本篇“谈话”中的“齐诺”是不顾现象的,他否认万有是多。这正代表历史上以利亚学派的真精神,现象世界只是doxas broton[意见]而非aletheies[真相,海德格尔解为“无蔽”]。“少年苏格拉底”反对本篇中的“齐诺”即在于注重现象。问题是,如何解释这一现象?用希腊哲学的术语表达即是diasoxein phainomena(拯救现象)。[哥白尼的天文学革命――“日心说”,其实也是为了拯救现象。]

柏拉图在《苔耳业苔陶斯篇》(Theaetetus,一译《泰阿泰德篇》)155D中,亚里士多德在《物理学以后诸篇》(通译《形而上学》)A2982b12中,都说到“惊异是哲学的起源”,而本篇的129B129C129D129E中则六次提到“惊异”这个词。

P52[注57]“少年苏格拉底”的相论乃后世所谓的“实际世界的重叠”(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以后诸篇》A9,990a34),即除了实际事物外,尚有实际事物对立的相,并且与实际事物同名,后一点在本篇中虽未直接言及。

P55[注62]关于相的分类:

少年苏格拉底无条件承认的相包括:

1)数学方面的:类似,一,多等等;(2)伦理方面的,公平,美,善,等等。

3)他所犹疑不决的有自然物,譬如人、火、水的相。

4)他所不承认的,无价值事物,譬如头发、污泥,秽物等等,的相。

5)对话中未提到的人造物,如床,梳等等,的相。

陈康先生指出,少年苏格拉底在目的论和万有论之间来回摇摆,因为按万有论,有价值事物和无价值事物同是有(同为是者),(3)(4)(5)类事物理应有相。所以,巴门尼德委婉地批评说:“因为你还年轻,哲学还未紧白白抓着你,象它――如我所见――仍要在将来紧抓着你的,那时你将不会轻视它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了”。这与使徒保罗的意思相同,“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不是的(ta ouk onta),为要废掉那是的”。(《哥林多前书》,一章,28节)在万有里给价值的事物特殊地位是常人的见解,所以巴门尼德对少年苏格拉底说,“现在因为你的年龄,你向顾虑人们的意见”。

P59[注66]所谓“相是单一的”,乃指凡是同一类的个别事物只有一个相。如美人、美物、美的言论、美的行为皆可有许许多多,美之相只有一个。

P60[注68]承上,若许多个别事物分有单一的相,则必导致单一的相自身分裂。如此,相的单一性和完整性就成了问题。

P62[注73]承上,要么(1)为个别事物所分有的相,若是单一的,必同时是完整的;要么(2)为个别事物所分有的相,若是单一的,必同时是不完整的。由于在少年苏格拉底的相论里,(1)(2)皆不成立,因此,以单一的相解释同一类事物就成了问题。

P63[注74]部分分有之所以不可能,是因为相的部分不同于相自身,一如“大之相”的部分必然小于“大之相”,分有这一部分的个别事物不可能“大”起来,倒有可能“小”些。可参见《费都篇》100E101A

以下关于“等之相”,“小之相”的论证类同。

P69[注86]巴门尼德揭示“实际世界重叠”论的困难:

人若观看大的物件(m1, m2, m3, , mn)时,见着它们有一共同的大之相(M1),那么同样观看大的物件和大之相(M1)时,必也看到它们中有一共同的相(M2),这样以至于无穷。

P71[注88noemanoesis的结果,正如poemapoesis的结果一样。陈康先生认为,此处的noema译为“思想”是权宜之计,严格讲来,却是不当。因为noesisaistheisis对立,前者是高级认识的机能,后者是低级认识的机能。凡是认识机能皆是把握对象的,因此这个高级认识机能(noesis)的运用所生的结果(noema)必以“是者”或“有”为对象;然而思想不必皆是把握着对象的,譬如错误的思想即不如此。故这里所谓的“思想”仅限于把握对象的思想。

P72[注89]依照柏拉图,“是”有广义的和狭义的分别;“不是”有绝对的相对的分别。相对的“不是”似是一种“是”。因此广义的“是”一方面兼包狭义的“是”和相对的“不是”,另一方面和绝对的“不是”对立。

因为“是”和“不是”有这样的分别,“是者”和“不是者”也有相当于这个分别的分别。这里所谓的“是者”乃是广义的或“有”,“不是者”乃是绝对的或“无”。[注395]中指出,柏拉图分辨两种“不是”以及确定相对的“不是”不是“无”,乃是“异”,是《哲人篇》中重要的学说,此处稍露端倪而已。所谓“异”,即指“非大”、“非美”、“非善”等等。(参见[注372])

巴门尼德的思想里,只有“是者”,没有“不是者”,后者且非人所应想象的。这样,它自然不是思想的对象。

P73[注93]少年苏格拉底为了避免“实际世界的重叠”的无穷后退,欲将相移到意识里去。巴门尼德欲破坏这一企图,指出:思想必以客观世界的相为对象,否则即非思想,而只是感觉。不能说,思想里有相,客观世界里无相。

再者,假设相是思想,那么,个别事物若分有相即分有思想。这就是说,个别事物由思想组成或它们即是思想。但我们不能由此推断(1)它们皆思想;或由此推断(2)它们皆不能思想。由此证明相为思想的假设不成立。

P76[注95]于是,少年苏格拉底提出模型说,以摆脱被诘的窘境。

P77[注98]承上,模型说乃以相为树立在自然里的模型;个别事物乃相的仿本;所谓分有只是个别事物“被制造得类似相”。

P78这样,许多个别事物模仿一个整个的相造成;于是相既有单一性,又有整个性。同时也维持了“同名”的相和个别事物的对立。亦避免了无穷后退。

P79[注102]对此,巴门尼德的批评不是从相为模型出发,而是从个别事物类似相出发。个别事物类似相,相也必类似个别事物,于是,相和个别事物乃互相类似。互相类似的东西分有同一个相,因此,相和个别事物分有同一个相。这第二个相必与第一个相(及个别事物)互相类似。同理,凡互相类似的东西分有同一个相,因此第一个相(及个别事物)与第二个必共同分有第三个相,……直到无穷。

陈康先生在附录一中指出,凡相论必肯定一个同名的相与一类个别事物对立,但并不必然肯定他们的分离(如亚里士多德的相论,相即在个别事物内)。少年苏格拉底肯定相和个别事物的分离的一个后果,必然将相物体化。巴门尼德的批评,即无穷后退说,即建筑在相与个别事物的混淆上。所以后人(以Proklos为首)诟病巴门尼德的批评立论有错。这个混淆实在是少年苏格拉底自己带来的。

P82[注106]巴门尼德放过了模仿说中的另一个逻辑缺陷,即要仿造,必有一个造物匠在,若无造物匠,则模仿说必崩溃。

P85[注112]巴门尼德说,“每一类个别事物肯定有个ousia”。陈康先生指出,ousia在亚里士多德哲学里意为“本质”(拉丁语substantia),但“本质”的概念在柏拉图还未有,故只能从on(是的)去了解,译为“自在的是”。柏拉图哲学的“是者”有广狭两义:广义的是者包涵相和个别事物(譬如《费都篇》79A),狭义的是者仅包涵相(譬如《国家篇》V477ff),这里所谓“自在的是”即专指相这方面的。

[注113]只有在相与相的相互关系里才有它们的“是”或构成它们的“是”。相世界和个别事物的世界离得更远了。陈康先生指出,这是本篇“谈话”的中心思想之一。

P88[注119]我们世界里的知识,和其它一切个别事物一样,是变动的;知识之相,和其它一切相一样,是不变动的。这“不变动”在此即由“是”表达出来。

[注120]巴门尼德说:“知识自身,那个是知识的的,岂不是关于那个实在自身――那个是实在的――的知识?”(134A

其中,“那个是实在的”――aletheia在这里的意义不是“真”,因为真是认识论方面的概念,譬如我们所讲的话或是真或是不真(参看《哲人篇》262E264B)。这字在这里的意义可从和再下一句的比较寻出;o estin aletheia实际上即等于o estin on(那个是“是”的)。因此译如上,“是”在这里,和在那里一样,表示“不变动”。“那个是实在的”即指“相”。

[此句,若按aletheia的本义译为“真”,即成为“那个是真的”,亦通――真即相,相即真,完全符合柏拉图本人的思想。]

P89巴门尼德又提到,有一种知识关涉“那个是‘是’的”知识。

[注121]按照柏拉图的万有论,广义的“是者”包涵相和个别事物。前者有别于后者之处在于:它乃永是者(aei on)或严格的是者(onton on,直译“以是的样式是者”)。可用onton on来解释“那个是‘是’的”(o estin on);后者即指“相”。

[注122]有两种知识:一种以严格的“是者”即相为对象,另一种以我们世界里的“是者”即个别事物为对象。后者相当于《国家篇》里的“意见”。第一种知识不但以相为对象,而且它本身即是一种相。

P91[注126]由于相世界和个别事物世界的绝对分离,人不可能有关于相的知识,包括关于“知识之相”的知识。

P94[注129]由于绝对的分离,即使神拥有“知识之相”也不能拥有关于我们世界的知识。

P95[注132]亚里士多德的“神”是一切相的总和。这里所说的“神”的身位颇奇特,他既不是个别事物,也不是相,因为既不和个别事物“同名”,也不和个别事物对立,但巴门尼德似乎把神划归相的世界,因为它拥有“知识之相”。

而且,神不能治理我们的世界,对于信神的希腊人来说,这是一个骇人听闻的结论,日后竟为亚里士多德所继承,后者的神同样不操心我们的世界(神只深沈于“思想的思想”――参看《物理学以后诸篇》A9,1074b 15-25)。

P96[注133]一条认识论的基本原理:认识是一种关系,是一种特殊的关系。认识主体和认识对象如若发生这种关系,主体方能认识对象,反之,若无这种关系,则主体不能认识对象。

<< 病中日记(续八) / 陈康译注《巴曼尼得斯篇》笔记(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echecrates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