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P23陈康先生在注1中指出,《巴曼尼得斯篇》原有副题“或相论,逻辑的”,系后人(也许是Trasylos)所加,因为晚至亚里士多德,其著作中的logichos一词尚未有“逻辑的”含义。

35中展开了关于译名“相论”(eidosidea)的讨论:

译名“观念”之所以错误,因为它根本只是英文idea的翻译,是英国经验派哲学家所用术语的翻译,与柏拉图的idea无涉,近于希腊语的aisthesisphntasis

译名“概念”之所以错误,因为它是英文concept(拉丁文conceptus)的翻译,晚至亚里士多德,希腊哲学中尚无相当于conceptus的字。甚至斯多噶派的choine ennoia是否相当于conceptus尚有问题。

“理型”、“理念”所以不当,是因为它们既有共同的错误,复有各别的弊病。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皆不讲“理”,他们著作里的logosnous和后世唯理论的ratio根本是不同的两回事。“理型”的特殊弊病是“型”;它只翻译了paradeigma[范畴]这一方面,但柏拉图的eidosidea不只是paradeigma。“理念”的特殊弊病是“念”,因为它偏于意识一方面。柏拉图的idea在有些篇“谈话”里,譬如《斐德罗斯篇》263E,《苔耳业陶斯篇》184D,诚然是主观方面的,但它在其它几篇“谈话”里却又是“型”。“理型”中的“型”之所失正是“理念”中的“念”之所得;“理念”中的“念”之所失正是“理型”中的“型”之所得。因此皆偏于一方面。

但由此已足见柏拉图的这个术语之难译,因为我们没有相当的字可以统治这两方面。这个术语虽然在两个性质悬殊的范围内使用,但这字却有个原义。我们虽然不能翻译这个术语,但能翻译这字。我们在此处即采用这个办法。

这样的翻译表面上看起来有一毛病,即是生硬不能让人望文生义。然而仔细考究起来,这点正是它的特长。因为人不能望文生义,必就这术语每一出处的上下文考求它的所指。欲确定一个广泛应用的术语在某处所指为何,本来只有一法:即是从它出处的上下文去确定。这生硬的译词却正逼人走这应当走的路。再者,术语的广泛应用皆由于这字的原义演变而来。我们必先紧握着这个原义,然后方可就每一出处的上下文探求这演变痕迹。

eidosidea的原文是什么?这两字同出于动词ideinEidos是中性的形式,idea是阴性的形式。Idein的意义是“看”。由它所产生出的名词即指所看的。所看的是形状,因而与morphe同义(参看《国家篇》II 380D)。但这只是外形,由此复转指内部的性质。中文里的字可译这外表形状的是“形”或“相”。但“形”太偏于几何形状,“相”即无此弊病;又“形”的意义太板,不易流动,“相”又无这毛病。因此我们在未寻出更好的译名以前,即以“相”来译eidosidea

[汉语“相”的本义为:察看,仔细看,相当于德语的ansehen。(《说文》:“相,省视也。”《尔雅》:“相,视也。”)后转义为人的相貌或事物的外貌,如长相、形相、品相,相当于德语的Schein。]

<< 陈康译注《巴曼尼得斯篇》笔记(续... / 陈康《巴曼尼得斯篇》笔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echecrates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