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智者泰勒斯――哲学史札记之一 一部西方哲学史通常从泰勒斯(Thales,约公元前640-562)写起,只为他说过一句:万物是由水做的。其实我们对泰勒斯所知甚少,因为整个伊奥尼亚(Ionia)哲学总共不过五六段史料。黑格尔不无讽刺地说道:人们越是知道最少的地方,史家越有机会在此卖弄学问。我们只知道泰勒斯是米利都(Miletus)人[1],出生名门望族,议过政[2],从过军[3],留过洋[4],经过商[5],上知天文[6],下知地理[7],被古希腊人崇为七贤之首。“贤人”在希腊语为sophos,意思是“智慧者”,通指有政治智慧的人。但泰勒斯是一个例外,他其实是个爱智者(philosophos)即后世所谓的哲学家。柏拉图曾在《泰阿泰德篇》中记载:“相传泰勒斯在仰望星辰时不慎落入井中,受到一位机智伶俐的色雷斯女仆的嘲笑,说他渴
P206-213本篇147C-148D为推论2-9,讨论“一”与“类似”以及“不似”的关系,结果得出两对矛盾的结论:一既类似也不似他者,一既类似也不似自身。柏拉图说:“既然一具有异于他者的异性,他者也具有类似的异于一的异性,那么,一与他者性相同,他者与一也性相同”(In virtue of the affection by which the one is other than others and others in like manner other than it, the one will be affected like the others and the others like the one)。这里必须注意的是,一与他者相似(like)的前提并非“异于”(is other than),而是皆具有“异”(the other)的性质。此句译文中的“性相同”据陈康先生的译文改,Jowett英译的意思是“性相似”(like)。柏拉图是这样论证的:“异于他者的一、以及异于一的他者,皆有语词‘异’加于二者时,岂非具有同性,具有同性的东西岂非相似?”(T
病中日记(续十一)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上周四入院做第五次化疗,又熬过一次。用一句老套话说: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昨天终于有精神上网订了一套《柏拉图著作集》(Benjamin Jowett英译本,广西师范大学版)。下午发现有的书找不到了,下决心理书。不理不知道,一理方知自己实在没有几本书,却还找不到合适的角落。理了大约八分之一,将书名一一登录在Excel上,已知有142种书,有的书可以肯定再也没有精神去读它了,比如数学书。录部分书名如下:刀锋,今古奇观,饮河录,妆台杂记,张爱玲文集(1-4卷)沧桑看云,黄河青山,奥拉斯,哈尔维·彪奇,艾凡赫修墓老人,肯纳尔沃斯堡,红猶罗伯,居里夫人传,底层女人负暄琐话,负暄续话,负暄三话,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上下册)生态智慧论,自然的沉沦与拯救,历史研究(上中下)近代史资料两册,
P182-185本篇144C“但是我想,如若它是,像它一直是时,它必然地永远是一个任何的,不能是无一个。”陈康先生喟叹这个论证难懂、难译。王晓朝译文:“那么如果它是一部分,只要它还是,它就必定总是某个‘一’部分;它不会不是一部分。”Benjamin Jowett英译:But if it is at all and so long as it is, it must be one, and cannot be none?拙译:“如果它是,并且它向来是,那么,它必定为一,并且不能为非一。”理解上面这句话的关键在于,理解“它是”(it is)这个哲学表达式,理解这个“形上之是”,并且理解它与“逻辑之是”(S is P)之间的区分与联系。本篇144A-144E仍为推论2-2’的又一个论证,从“一”自身出发讨论,讨论“一”和“多”的关系,结论为:“一”和“是”一样可分裂为无限多个部分,并为每个部分所分有。P185-186本篇144E-145A为推论2
P159本篇141E-142A为推论1-13,结论为“一”不是“一”,或“一”不作为“一”是着,或者“一不是”。用陈康先生的说法,“一”毁灭(aufheben)了自身。其自毁的根据就在于推论1-12,因为“一”不能在任何样式里是,既不能过去是,也不能当下是,也不能将来是。由此证明,“是”并非后世所谓的“存在”。因为从“一”不“存在”(Dasein)如何能推论它不是“一”(Sosein)?依据后世的“存在”概念,我们讲善人、善事存在,善不存在,我们不能由“善”的“不存在”推论它不是“善”。反之,假设“善”不是,我们很可能由它的“不是”推论它“不善”,即由未分化的“不是”推论一种特殊的“不是”。Wundt由“一”非他者,“一”非自身,甚至“一”非“一”,推断出柏拉图的“否定神学”(Negative Theologie),此乃新柏拉图派的偏见
病中日记(续十)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转眼已是秋天了。幼时读的经典课文“秋天来了,树叶黄了,一只燕子往南飞”至今历历难忘,而自己已垂垂老矣。上周四入院,作第四回合化疗,身心感受是每下愈况。稍有不同的是,这次住的是特需病房,双人房间,有电视,有冰箱,有微波炉,有沙发,有屏风(以保护病人隐私),每天236元,自费200元。在我看来,唯一好处是,安静。自从医改以来,医院就成了一个市场,住院区从早到晚,人流不绝,人声鼎沸,噪声起码在60分贝以上。出院之后,照例昏睡四天,梦魇不断,甚至梦见自己杀人,梦见自己重婚,不由得想到弗洛意德的潜意识说,莫非人在潜意识里真的都有犯罪倾向?还好,还没有梦见自己谋逆,以至满门抄斩,可见我这个虽有一肚皮不合时宜,却不会真的去造反,去把皇帝拉下马。一周不听新闻,不看报纸,窗外传来的市井
P136-141本篇149B-E为推论1-7,讨论一与“异”及“同”的关系。异与同是一对对举的概念(Gegenbegriff,或称对反概念)、范畴或相,表示对极关系。每个关系者又可以分为对举的两类,即自身和他者。由此产生四组形式的关系:(1)一异于自身,(2)一同于自身,(3)一同于他者,(4)一异于他者。由推论1-1可证关系(1)和(3)不成立。只有异者能异于异者,由推论1-1知,一不能为异者,故(4)不成立。陈康先生在[注205]提出重要的思想:即“异”是一个普遍的关系,它将万有中任何一个和其余的一切联结。所谓“不是”不是“无”,乃是“异”。万有中任何的是异于其它一切的;因此万有互相联络,其中没有“断裂”(《哲人篇》257A ff)。陈康先生在这里所说的“异”,切近于海德格尔的Nichts(“否”),后者通常译为“无”,
P102[注140]尽管少年苏格拉底的相论存在着巨大的困难,巴门尼德依然肯定了相,人若否认相,即否认了高级认识(noesis,episteme),他的思想即失其目标,于是,人“不能将他的思想向着任何处转移,因为他否认每一类事物的相是恒久同一的;并且这样他完全毁灭了研究哲学的能力”。(125B-125C)[注141]苏格拉底研究哲学所取的方法是和人谈话;谈话在希腊文即是dialegesthai(所以柏拉图的哲学著作即是dialogoi或“谈话”)。这爱智活动所采取的方法一变而代表这个活动的本身;哲学研究即名为dialechtiche methodos。国内流行的一个名词:“辩证术”乃欧洲现代文中dialectic或其相当字的翻译。这字在柏拉图的哲学里和在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的哲学里意义皆不同;它相当于我们现在所谓“哲学”,或更精确点,相当于现在哲学中的所谓万有论
病中日记(续九)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本月22日入院做第三次化疗。那化疗药物的品质绝不像人民警察那样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倒是像革命影视剧里渲染的国民党――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好细胞、癌细胞一起杀,哪怕你百炼钢,到头来都成了绕指柔。话又得说回来,此事因人而异,也有个别人像百毒不侵似的,我只是说我个人的感受,倒也不掉头发,一味地恶心呕吐,水米不进,如此三日。25日晚出院,经三日症状稍缓,却也闹得内子昼夜难安。今日似还过魂来,乘内子上超市购物,补上几笔日记。办入院手续当天,外科护士长因为慢了一步,她看中的床位被无情的电脑打上了我的名字,劝我换床位,未果,于是,小作腾挪,让我干等了一天。我也乐得偷半日闲,记得附近有家新华书店,如今改名叫书城了,论理,“店”与“城”一如粟与仓,根本没法比。
病中日记(续八)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按预约日程,明天又该入院化疗了,但事实上若不亲自到主治医生那里去争床位,院方是不会按原先约定打电话通知的。通常早上6点30分起床,早餐后到小区花园里散步。8点服药,吃水果。然后在电脑上译海德格尔的《形而上学导论》。12点吃午饭,饭后在屋里散步,午睡至2点。起床后读书,做笔记。4点,散步到几百米外的另一个小区下象棋或看人下象棋。自许棋艺还过得去,网上下棋得了三等举人。6点回家吃晚饭,服药,看电视。海德格尔在《形而上学导论》中有如下一段话:早在西方哲学展开的最初的、却是决定性的时代里,希腊人在追问作为整体的如其所是者时就夺得了一个本真的开端,他们称这样的是者为phusis。人们习惯上把这个对应于是者整体的希腊语的基本语词译为“自然”。我们使用的拉丁译名natura,其真正的意思是“出生”、

echecrates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